吸食毒品的哥伦比亚足球_网易零度角第451期_网易体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ylhxx.com/,巴拉多利德队

贩运到美国的毒品有近9成来自于哥伦比亚,哥伦比亚绝对是名副其实的毒品王国,而这个国家的足球联赛在得到毒资的支持同时,也因为毒品而充满危险。

前皇马传奇球星迪斯蒂法诺在哥伦比亚联赛效力三年,294场比赛中打入267球。

70年代起哥伦比亚贸易开始繁荣起来,80年代中期起哥伦比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国。2001年,据统计世界上80%的可卡因都是在哥伦比亚生产的,贩运到美国的毒品有近9成来自于哥伦比亚。“这里的一切都和毒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是文豪马尔克斯笔下的哥伦比亚。

当然,这里的足球自然也无法逃脱与毒品的干系。1948年哥伦比亚职业联赛创建,尽管当时没加入国际足联还被称为“私人联赛”,但在重金的诱惑下却吸引到像皇马传奇球星迪斯蒂法诺(1949—1952)和英格兰人比利-怀特的球星加盟,最大的原因是俱乐部最大的资金来源来自贩毒大佬的大手笔。1991年,哥伦比亚的足球甲级联赛,每场比赛平均有15,423名球迷购票入场。 大毒枭们拥有许多俱乐部的大部分股权已是尽人皆知的秘密,像前哥伦比亚最大的毒枭埃斯科巴(94年世界杯打入乌龙球的球员埃斯科巴同名)与麦德林民族俱乐部走得很近,著名门将伊基塔从麦德林转会西班牙的瓦拉杜利德就是在这位毒枭的授意下完成,当时伊基塔和他的经纪人亲自前往监狱同埃斯科巴商谈转会事宜。已经伏法的大毒枭罗德里格斯和阿洛亚维等人都是俱乐部的后台老板,他们死后俱乐部的股权留给了遗孀,这些俱乐部被戏称为“寡妇俱乐部” 。[详细]

然而在哥伦比亚毒品和足球在彼此依存的同时,又极端对立。据悉,哥伦比亚参加1994年世界杯的国家队就是由该国一大毒枭“赞助”,在首轮败给美国队后该国著名足球记者戈麦斯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队员们下场时的样子就像头上已经悬着一把枪一样。”

20年来不断上演鲜血淋漓的悲情。1989年10月,27岁的足球裁判奥迪遭枪击当场死去,事发后第二天一家媒体接到一名男子的匿名电话,声称这次暗杀是麦德林毒品大亨雇用的杀手所为,原因是这位裁判不听话。哥伦比亚所有的足球裁判都吓坏了,纷纷宣布辞职,哥伦比亚政府为此不得不取消1989年的全国联赛,备战世界杯的哥伦比亚国家队也躲到美国佛罗里达州进行赛前训练。而像这样的悲情故事只是冰山一角,仅1997年上半年,哥伦比亚就有7名球员和2名裁判倒在血泊中,1986年到2009年至少有14名足球运动员丧命,且均来自枪击,由于毒枭对足球的控制,足球在哥伦比亚已成为高危职业。值得一提的是,哥伦比亚近几年对毒品走私打击力度加大,这使得毒枭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控制足球,可是哥伦比亚的联赛影响力却在下降,上座率也大不如从前。[详细]

哥伦比亚大毒枭之所以钟情本国的职业联赛,不单单是热爱足球,将足球当做洗黑钱的平台、赌球以及借助足球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

哥伦比亚球员埃斯科巴在1994年世界杯足球赛对美国队的比赛中制造了一个乌龙球,并因此在回国后不久被枪杀。

埃斯科巴曾是哥伦比亚最大的毒枭,拥有 4万人组成的私人军队装备精良;他的专机叫“云雀,原属哥伦比亚海军,埃斯科巴出动3架战斗机把“云雀”迫降在自己的机场,成为他的私人专机。

哥伦比亚以毒品著名,又是一个对足球狂热到极点的国家,很多毒枭的确是真正的球迷,但他们对足球联赛的投入不单单是满足自己的喜好,借此洗黑钱绝对是一个不可避过的原因。毒枭通过从国外购买球员可以洗黑钱,这就提供了一条把非法牟取的暴利转移到国外的最佳途径。

2008年底麦德林独立队13名俱乐部官员因涉嫌协助贩毒集团洗钱被逮捕,哥伦比亚最高检察院透露,从1999年至2005年曾任麦德林独立队俱乐部主席的贝拉斯科斯等13名前俱乐部官员涉嫌利用球队为当地贩毒集团洗钱,涉及金额达2000多万美元。而这起“洗钱门”之所以东窗事发,俱乐部的前任会计师向媒体披露,球队管理层在过去30年内始终帮助贩毒集团洗钱,金额高达1.5亿美元。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洗钱方式多种多样,甚至在人寿保险单里藏黑钱,而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利用球队洗钱成为许多贩毒集团的重要途径。 07年,前哥伦比亚国脚弗雷迪·林孔也因为涉嫌洗钱,在巴西圣保罗被逮捕。[详细]

赌球是毒枭们对职业联赛情有独钟的一个重要因素,大毒枭们往往沉迷于各种形式的赌球中,他们赌博的范围不仅仅是比赛的结果,还有诸如比赛中裁判将判罚几个点球,哪支球队会先进球等等。而因为赌球的猖獗,哥伦比亚足球染指了种种不正当行为,或强行要求球员打假球,或以金钱收买球员,甚至可能发展到杀人的地步。

1994年11月,哥伦比亚时任足协主席范贝利尼因接受毒品组织20万美元的贿赂被逮捕,据悉范贝利尼成为卡利集团的帮凶,被指控非法聚敛资产达1亿美元。至于裁判受贿赌球更是屡见不鲜,2002年哥伦比亚国内联赛中有多名裁判涉嫌“黑哨”事件,哥足协裁判委员会5名成员中有4人宣布集体辞职。 哥伦比亚足球的传奇人物巴尔德拉马也曾收受毒品集团的黑钱,那是2004年他通过中间人接受罗德里格斯的贿赂,凭借自己的足球影响力帮助他们支持的候选人桑佩当选,后来桑佩成功当选,执政期间多次被媒体披露和毒品集团关系密切。1994年世界杯踢进乌龙球的后卫埃斯科巴被枪杀,坊间的共识是,那个乌龙球让毒枭头子输了好几百万美元,于是派了保镖穆尼奥斯射杀埃斯科巴泄愤。[详细]

2010年ESPN为庆祝建台30周年,而推出一部名叫《两个埃斯科巴》的哥伦比亚纪录片,一位是1994年世界杯因自摆乌龙死于非命的后卫安德列斯·埃斯科巴,另一位则是名噪一时的毒枭帕博罗·埃斯科巴 。帕博罗的毒贩生涯始于上世纪70年代,以侠盗罗宾汉为英雄的他,笃信应不择手段地帮助穷人。帕博罗热爱足球,“毒贩足球”(Narco-soccer)这个单词因他而生。帕博罗与他的对手们竞相投资足球,他为偏远地区兴造球场,建立“足球诊所”、“足球奖学金”,帮助孩子们远离毒品侵蚀。长期以来,埃斯科巴出资修建球场,安装灯光设备、购置球队服装并坚持只雇佣本国天才球员的宗旨。首都波哥大一家报刊的主编帕斯塔拉说“我不认为谁在哥伦比亚足球界比得上他,从足球的角度来讲,埃斯科巴是一位英雄人物。”

尽管5000条人命丧他手,但帕博罗肮脏的钱也帮助了很多穷人。那时的哥政府清楚,帕博罗的贩毒集团是很多人心中的“执政党”,逮捕他,意味着民众暴动。 后来,在美国老布什政府的干预下,哥政府终于对帕博罗采取行动。1993年12月,帕博罗在与警方的交火中毙命,但其亲信坚称,他是英雄式的自决。[详细]

尽管哥伦比亚政府近些年对毒品打击的力度越来越大,都没有改变哥伦比亚足球是黑色的事实。足球、毒品和暴力这三样东西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哥伦比亚这个国度的“特色”。

90年代哥伦比亚足球曾经涌现出自己“黄金一代”,但时至今日,哥伦比亚足球已经沉沦。

ESPN为庆祝建台30周年,而推出的“30年30部电影”。其中之一就是《两个埃斯科巴》,致力于表现足球与毒品犯罪的相互影响。

2010年底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承诺阻止毒品黑金向职业足球俱乐部渗透,并强调不会允许哥伦比亚足球濒于死亡的境地。总统签署了一项法律,为俱乐部转型成股份有限公司并吸引新投资人提供优惠政策,并要求他们向财政部洗钱单位报告。现在股东必须明确告知他们投资球队的金钱来源,如果有球队拖欠球员薪资超过60天就不准出场比赛。然而事后证明距离目标还任重而道远。

哥伦比亚的足协秘书长阿瑞阿斯表示,过去大量的毒品资金注入俱乐部的高额投入,而如今各家俱乐部很多都是负债累累。每场比赛比赛现场观众大量减少:去年平均每场仅8,099名观众。从1998年起,哥伦比亚队也再没有进入过世界杯的决赛圈。阿瑞阿斯对此的解释是:“财政困难证明,哥伦比亚的足球已经脱离了毒品的掌控。”但事实是,但2010年哥伦比亚的检察官宣称,哥伦比亚最大的贩毒帮派之一Norte del Valle集团,正在利用三塔菲队洗钱。[详细]

2011年夏天的一场室内足球比赛中,一伙蒙面的武装分子进入球场向正在比赛的球员开枪,有6人被枪杀,2人受伤,而且并不是只有球员和足协官员是暴力的受害者,2009年7月青年竞技队中场弗洛雷斯开枪射杀了对他出言不逊的球迷,这名27岁球迷连中3枪被杀死。同年,10月一个名叫“花生米队”的业余足球队10名队员被集体枪杀,仅一人侥幸逃生。以暴力和毒品著称的哥伦比亚足坛不缺少惨剧,赛场上也是频发骚乱,就在今年3月中旬麦德林民族与麦德林独立队球迷之间的互殴事件中,1人被开枪打死,9人被刀砍伤。

即使在今天足球在哥伦比亚也是没有尊严而言,很多大毒枭死亡和被逮捕后也没有改变哥伦比亚足坛的混乱局面,就像几个大毒枭的灭亡也没有让哥伦比亚的毒品交易就此绝迹。当然,不能将种种混乱都算到毒品的头上,但足球、毒品和暴力这三样东西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哥伦比亚这个国度的“特色”,在毒品泛滥的哥伦比亚,他们的足球也如万恶的毒品,《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称上世纪90年代初的哥伦比亚足球是“精神鸦片”,可短暂的快感过后却是无尽的混沌。[详细]

哥伦比亚足球的兴起与强盛是在毒品金钱的促进之下才得以达成的,但是当足球和毒品捆绑到一起时,不疯狂就堕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